真格基金王强:创业者如何选择VC和天使投资?

任何一次股权稀释,都是在透支未来

  我认为钱是有价值观的。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拿谁的钱,和找什么样的合伙人,和雇佣什么样的职员,和要走进什么领域,它们的重要性一模一样。但是早期创业者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认为钱和钱是一样的东西。他认为,他给我的钱更多,我当然拿给更多的。

  其实往后发展,就会发现任何一个资本带来的价值都是不同的。但是有一点,就是任何一个资本说,“你们拿我的钱,其他资金都很傻。”这样的基金是不可信的。

  为什么?任何一个基金比你更聪明,他能够在你选择的领域,做的比你更好。它们比你聪明的就是通过历史的积攒,掌握了这个领域的基本数据,它能够对过去给你做一些描述,但是未来一定是靠你自己的梦想去支撑的。

  所以将来你们创业,融到第一笔钱的时候,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看估值的。去年,我和小平去以色列参观,其中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以色列创业之父(Yossi Vardi)。

  他演讲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作为创业公司,第一创始人要对自己的股份非常慷慨。为什么?因为在被并购或上市之前,你的公司是一钱不值。但是很多创业者不这么认为。你们将来会明白,如果到了D轮融资估值八亿美元,在之后没有进入IPO到公众市场,或者没有被更优秀的企业并购的话,这家企业前面所做的东西,完全都是自我感觉良好。因为没有真正市场的定位,这个估值将只是估值,事实上它不值。

  所以整个创业的过程,就是要让企业的估值不断地逼近真实价值的过程。

  创业者去找投资人,首先看他是什么状态对待你。如果他凌驾于你之上,觉得我有钱——我牛,我劝你远离他。

  资本是要赚钱,但是如果资本拥有者不明白,真正赚大钱只是实现真正价值副产品中的一刹那实现的过程,这样的资本是没有办法帮助你真正的漫长往前延伸。

  第二,如果资本要求在投资以后,要一起探讨怎么做这个公司。尤其是那些强势资本者,说“因为我懂这个行业,你要按照我说的做。”

  这个基本上就是最失败的保证。因为当一个创始人,按照资本的意志,来实现技术梦想的时候,基本上,要么是他把你扼杀了,要么迟早有一天,你是要遭到扬弃。

  真正的投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你们应当要察言观色。

  我感觉很多创始人,因为需要钱,就把自己降到太低的状态,丧失了所有作为人的资源。面对资本,好像是在乞求。

  其实不是,是相互依存。资本没有创业者,他们遥遥无期;如果大家合在一起,形成合力,才会走上康庄大道。

  所谓察言观色,是看这个资本家在你们面前,是傲慢还是谦卑?

  大的投资家,投资之前,他已经算好了将来的回报。但是在你面前,他能把身段放的与你平起平坐。所以创业的时候,你们要平起平坐。就跟谈恋爱一样,你要不卑不亢。你要坚信你的技术,你的梦想,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团队共同努力,加上资本,共同实现。而在这个事业中,你是船长,你是主人,你愿意请谁到你的客厅,那是你的自由和权利。

  我认为,第一笔钱,甚至第三笔钱,都不重要。有一点创业者必须明白——稀释掉股权是有代价的。任何一次稀释,都是对未来某种意义上的透支。这是融资最基本的东西。

  下一轮投资者,是在一千万基础上,如果他投了,假以时日,他能够翻多少倍。如果你现在就值五千万了,你要打五个亿,翻十倍,这个概率有多大?他会算,你现在值一个亿了,你是挺牛的,但是我要投你,你要变成十亿,也不才十倍吗?这样一算,就会把自己掐死。

  新东方上市,2006年就融到一笔,释放出去10%。那个时候新东方最后给的估价,大概是一亿美元,10%就是两千万。新东方上市的时候,挂牌7亿美元。但是上市以后第四年,达到50亿美元。

  陈欧上市前融了三轮,从零融到三轮,一共融了1500万美金。少于现在几乎90%的创业大军。四年融了三轮,第四年一挂牌,最高就是40亿美元了。现在跌的也就20亿,但是很快又回到了40亿。

  为什么资本市场愿意买你的?因为你上市的一刹那,你整个价值就释放了十分之一。

  什么是PE?就是用现在买你未来十年。如果发现你一上市就十亿美元,一百倍在这个上面,恐怕连苹果也没有。

  到时候你前面都唱着甜美的歌,到那一刹那你至少收获的是你透支的结果。

  这就是资本真正的本质。

  我们现在从真格基金来投的,最后全是成功的公司。像我们九个IPO的,到后面几轮估值几倍的增长。都是前面铺垫非常厚的,因为前面估值低,你就可以少释放一点股权,钱进来以后,放大半年,接下来的一轮,实际上你出原来的一半,可能翻好几倍,你前面释放出来的股权。股权是你的代价,你不要认为它是免费的午餐。拿走吧,给你50%。那你最后干什么呢?你就完了。当然很多基金也很凶,说我们占60%,千万别这样,你就成了给它打工的。刚离开虎口又进了狼窝。真格基金永远不会这样。

  创业和融资有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当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事实上是你确定梦想那一刹那。但是你要去实现梦想的时候,连这个梦想都要迅速忘掉。

  什么意思?你想入非非,我要致富,我将来改变世界,非常宏大。所以当你创业的时候,拿到融资的时候,不要忘掉你最后的出路,这是你实现梦想的机会到了。而不是为了梦想之外的东西做其他的事,更不是为了资本去迎合它们来做一些事。

  如果你真正不能回归到你的梦想,当你拿到钱的时候忘掉钱,迅速扎进你做的东西,你将会离资本市场期待你的越来越远。这个基金不会投,PPT第一页讲如果这个基金给我们投了,五年后纽交所敲钟的图片都出来了。当然的标志之一是你能敲钟或者被并购,如果财富没有回报,说明你做这个没有价值,商业的原则不支持你。

  但是商业的原则实现这个,更重要的是让你忘掉商业,真正面对用户,真正给他们提供有用的东西。如果没有真价值的实现,和你的梦想一步一步搭建起来的所谓融资的神话都是建在沙滩上,大风一来不仅你飞不上去,你还会被沙子埋了。

  所以我常常说,财富来的时候是静悄悄的,去的时候才是轰轰烈烈的。大厦将倾的时候,哗——来的时候你都不知道。

  在04年新东方决定上市之前,我、俞敏洪、徐小平从来没有坐在一起花一秒钟谈会怎么样。我们想到的是怎么让学生听完课,像喝醉了酒后酩酊陶醉而不愿意离开。新东方跟你们比起来做的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最后还到了纽交所,06年在纽交所挂牌的时候,我们是中国企业到纽交所挂牌的第14家。

  你们决定创业的一刹那,就应记得陆游跟他儿子说的话——如果你想学好诗,记住诗一定在诗之外。你的梦想也一样,你为了目标,在商业获得成功。但是商业由什么组成的呢?是无形的手。无形的手全是一个一个鲜活的人。如果你的梦想不能直达人性,不能准确地捕捉人性,不能给人性最简洁而最有效的回应的话,你的商业价值是一点都没有。所以要想创业,是从自己的梦想开始,但是你的成功取决于你的梦想是否能放到整个人的梦想中,你整个社区人梦想中,来检测一下他们是否也愿意分享你的梦想。如果不是,这个梦想只能属于你;如果是,这个梦想既属于你,也可能属于他们,最后可能属于纽交所。

  我觉得人生一旦踏入创业,其实你寻找到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我今年53岁了,我们不断在创业之中,现在真格基金不是因为我们有点钱我们高高在上。NO,我们比新东方更加刻苦,徐小平凌晨三点钟就跟人吃饭。这样,让我们的生命在延伸。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