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法律人的几点感悟

曾参与译过一本英国教授Jeremy Philips精彩地讲解商标法的书,当时英国著名法官Robin Jacob(就是后来那场广受关注的苹果三星“世纪审判”的上诉法官)为该书写的序言上的一句话,至今读起还令我心潮澎湃,也是从那一刻起,我悟出了商标法律行业是大道至简——薄薄一本《商标法》看似篇幅有限,但实则包罗的理论和实务纷繁复杂,而且常说常新。故,如那位法官所言,“商标,你对它了解越少,越觉得简单”。

几年前我曾在所内做过一次商标业务推介,针对其他部门律师对我们业务常见的好奇或误解,当时我套用英国BP石油公司的品牌延伸概念Beyond Petroleum(不只是石油),将演讲题目定为“BeyondRegistration”(不只是注册)。这个标题简洁形象地引出了我们商标法律业务的特点:我们提供全方位系统的商标保护,而不仅只是代理申请注册,涉及从开始的策划、检索、注册、许可、转让,到后期的调查、谈判、复审、异议争议、工商查处、法院诉讼,等等诸多法律业务。

商标对于企业的作用,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市场未动,商标先行”,这里面的“先行”个人理解应当既体现在时间上也体现在地位上。国内企业客户和国外企业客户在践行这个原则上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也是我多年工作中感触颇深的一点。虽然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媒体对重大商标纠纷的报道日渐增多,诸如苹果iPad或王老吉这样的焦点案件也能吸足了公众的眼球,各级政府也在大力推进知识产权战略,但从整体来看,包括商标在内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远未跟上与宏观经济成就相匹配的全球市场地位。很多发达国家的律师同行在和我们交流时往往有错觉,认为如此辉煌的中国经济成就下的中国企业肯定有大量的走出去的商标法律需求。对此,我们往往要跟他们很纠结地解释,目前遍布全世界的“Made in China”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贴牌生产,并无自主品牌,中国很多企业自身商标意识并没有与时俱进,即便有,也多把费用作为决策的首要参考因素。此外,不少企业仍把商标注册作为目标而不是手段,把注册成功作为商标管理工作的终极标志和汇报成果,就像把童话里王子和公主结婚永远作为美丽故事的结局一样,其实不知商标注册就像婚姻刚刚打开了一扇门,只是诸多柴米油盐烦心事的开始,需要更多的精力和费用投入进行品牌建设和权利维护。即便是国内的少数标杆企业能投入数百万元在全球铺开进行商标注册已实属难得,批量注册完成后就更难有持续跟进投入进行权利维护,这和一些跨国企业每年仅仅针对中国一个单一市场就有高达数百万元的商标注册和维权投入比起来,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国外企业也在中国的商标保护上栽过不少跟头,中国有不少嗅觉灵敏的职业抢注人,专盯国外刚刚起步有一定知名度的牌子,或虽然全球知名度很高却没来及在中国就部分类别注册的牌子。基于现有的法律缺陷和自身证据的不足,有些国外企业能花大价钱夺回商标已算结果不赖,没夺回的甚至不得不放弃中国市场。反过来,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国内很多媒体也一直有个误导,称中国企业在国内取得驰名商标认定便“包打天下”,在全球都受保护。实际上通常而言,在哪个国家对抗抢注,就要在哪个国家证明自己商标在先的知名度或与抢注方的在先商业往来,在此过程中,企业对自身商标设计和宣传使用证据的搜集保存将对维权的最终走向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而作为商标律师和代理人,就需要在引导国内外企业进行商标的注册、管理、维权、证据保全等各个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

中国目前包括律师所在内的商标代理机构多达上万家,存在不少无序竞争状态,价格还是争取客户的重要王牌,但我们金杜与诸多同行相比较而言,优势在于对质量的严格重视,且我们能基于金杜这个有着丰富资源的律师平台,站在专业律师角度紧密结合企业特点和需求,提供最适合的商标保护方案和体验。所以,对金杜商标部团队的打造也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未松懈过的工作,绝大多数运作模式是通过“助理——组长——合伙人”三级审核梯队对外提供法律意见和文书,甚至每一封发出的邮件,合伙人都会从语法与法律角度双重把关,很多细节不厌其烦修改多遍。这个过程不免要牺牲一些时间,但对客户、对金杜服务的声誉、对代理人和律师的成长都有裨益,我们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商标部的人才培养机制与其他部门很不同,虽然作为律师大概都会出现一个大约的“三年之痒”,但很多部门的三年级律师到“痒”的时候已能独当一面,而在商标部三年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我常常跟商标部的新人分享我初进这个行业的懵懂以及临近三年之痒时的彷徨,尤其对于男代理人,商标业务太琐碎,有时会感觉职业成就感不比其他业务部门做个大案子来得痛快和有成就感,所以,当年一有个奖学金机会我就选择了出国留学主修别的法律,但后来证明往往等到跳出商标领域,才看清这个行业发展的厚重内容和朝阳方向,正所谓“只缘身在此山中”。

光阴飞逝,来金杜商标部已近八年,做这个行业也有十几年了,每天依然得学习大量新知识与国内外判例,因为越往后做、接触的事越多,越体会其中的不易与不足,但成就感与乐趣却不曾减少。总结商标行业能在我内心扎根,有以下四方面原因:

一、与日常生活息息相联,不仅“接地气”而且不时还能小有成就感。往往能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品牌广告时会脱口而出“这商标是我们帮命名的”,又或者“这客户被抢注的商标是我们帮助拿回来的”,自豪感不言而喻。此外,有代表性的鲜活商标案例能引发很多人的关注和兴趣,我们到企业讲座,能通过讲身边的各种案例不经意间向企业不同部门人员进行商标普法;

二、商标的特点是没事时“风平浪静”,一出漏子就“狂风骤雨”,有些事故甚至致命,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商标是他们与消费者建立联系的唯一媒介与纽带,一旦因为管理不慎或者维权不力而被迫放弃商标,往往意味丢掉了整个市场,高风险伴随着高责任,反而让我深刻认识到了商标法律人神圣的使命;

三、门槛儿相对不高,想做好出成就却着实不易,“宽进严出”的挑战对个人是种难得的也欲罢不能的人生历练;

四、商标是值得干一辈子的行业,当年机缘巧合进入商标行业并没什么远大理想,待沉淀下来,就会意识到商标代理与中医相似,愈久弥香,是经验不断累积的成长过程。总之,心甘情愿也好,误打误撞也罢,一旦入得山门,只要静得下心稳扎稳打,你就会发现,作为商标法律人来说,更好的你永远在后面。

文章来源于金杜说法微信平台